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同事骚女燕姐
同事骚女燕姐

同事骚女燕姐

1998年,朱镕基任总理。开展企业体制改革,国企大部分员工内退下岗,也就是这一年我从经理办公室调到劳动人事科工作。调任的原因是我会开车,外事工作能力强,就这样我带着我的金杯面包车,来到劳动人事科报道。

  我和老王同事一个办公室,老王比我大十多岁,老哥哥和认识多年关系不错。没事情的时候我俩就是聊天喝茶海阔天空的吹牛逼。对面办公室是两位年龄与老王一般大的老大姐,工作上对兄弟我也是多有照顾。斜对面是部门领导的办公室,除了工作需要大家一般都是在各自的办公室,工作时间少有走动。只是在中午吃了饭以后年轻一些的在一起打打扑克牌,年龄大的都是在各自的办公室休息。调换了部门后,再去打字室的机会就少了。工作时间和燕姐激情的机会就更少了,我俩只能是另外寻觅机会了。

  记忆中的一天早晨,燕姐兴奋的告诉我说她老公老家有急事,一大早就赶火车回老家了。孩子在奶奶家,今晚就她一个人在家。我一听高兴坏了,好长时间没有和燕姐做爱了。急忙打电话给老婆说谎单位有事情晚上不回家了。下班后我和燕姐一起回到了家,燕姐先一步上楼后给我留着房门,我稍后上楼悄悄地开门进屋。我俩像一对夫妻一样进厨房洗菜做饭,不一会饭菜上桌,开两瓶啤酒和燕姐边吃边聊边看电视。酒足饭饱后我就坐沙发上抽烟,燕姐在厨房收拾。过了一会燕姐从厨房出来抬头一看表八点多了,叫我别看了,洗澡了。

  我和燕姐脱光了衣服一起进了卫生间,燕姐像照顾孩子一样帮我把全身上下洗了个干干净净,然后擦干了身体叫我先出去。我出来后直接进了卧室躺在大床上,过了一会燕姐也光着屁股头发用毛巾包裹着,晃动着两个大奶子走进卧室。一下就扑倒在我身上,我俩炽热的肉体交织在一起,嘴唇互相吸允着唾液在互相交换着,手在互相抚摸揉搓着对方的身体。

  燕姐的嘴唇慢慢的向下移动,由胸口、肚子来到了双腿之间。姐姐的舌尖在勃起的阴茎上轻轻的舔了舔,突然一口将阴茎吞进了嘴里,又慢慢的吐出来,阴茎在姐姐的两片嘴唇里吞吞吐吐,一阵阵快感由阴茎传遍了全身。我拍了拍姐姐的屁股,姐姐心领神会大腿一劈、骑在了我身体上把大屁股撅在了我眼前。紫红的大阴唇耷拉着,淫水从两片阴唇慢慢的渗出来,我用舌头尖轻轻的舔了舔燕姐的阴唇,燕姐嘴里含着鸡吧,鼻腔里发出来嗯嗯额嗯的呻吟。

  69姿势我感觉是男女口交做爱过程中最最能体现双方的默契程度的方式,我将燕姐的阴唇含在嘴里吸允的时候,燕姐就用嘴唇吸允我的龟头;我用嘴唇和舌头吸允舔食燕姐的阴蒂,燕姐就深喉将鸡吧整个吞进嘴里;我与燕姐忘情的互相舔着吸允着,燕姐阴道内的淫水不断的涌出,我将俩个手指插入燕姐的阴道,手指肚在阴道内G点的位置来回的摩擦,燕姐的屁股扭动的更加厉害了,嗯嗯噢嗯喔喔的声音声更加响了。燕姐吞吐阴茎的速度也加快了。我的舌头加快舔阴蒂的速度和力度,手指加快抽插摩擦的,喔噢喔噢我和燕姐一起高潮了。燕姐阴道里面一股淫水哗的涌出来流了我一嘴一手,我的阴茎在燕姐嘴暴射。

  稍做休息后,我和燕姐的第2次交锋开始了。我站立在屋子中央,燕姐蹲地上双手捧着我的鸡吧贪婪的舔食吸允。我抚摸着燕姐头发看着阴茎在她口中进进出出,强烈的刺激起我的欲望,我将燕姐按倒在沙发上,劈开她的大腿双手按着双腿,将鸡吧使劲的插入阴道,疯狂快速的抽插啪啪啪啊哦啊啊哦啊。燕姐肆无忌惮的嚎叫起来,燕姐的叫声激发了我斗志。我一次的插入都到底,阴茎的插入肉体撞击啪、啪、啪、啊噢、啊哦、噢、噢的声、嚎叫声、交织在一起。

  啪啪啪几十下后我累了躺下,燕姐上位座在我鸡吧上时而扭动大屁股来回摩擦,时而大屁股上下套动阴茎。啪啪啪又是几十下燕姐累了,翻身趴在沙发上撅起了屁股,我手按大屁股从后面啪啪啪的抽插,淫水顺着每一次的抽插流下来。大腿上地上全是湿漉漉的,在燕姐一浪高过一浪的呻吟叫喊中,我的精液射向了燕姐的阴道深处。

  早晨一觉醒来,身边不见了燕姐。起身出了卧室,看见燕姐光屁股穿个围裙正在剖鸡蛋,桌子上的早餐已经做好。燕姐看我醒来亲热的叫着,宝贝醒了,干净吃饭吧。我走过去从身后搂抱住燕姐的身体说:姐我就想吃你。燕姐咯咯笑着扭着屁股摩擦着我的鸡吧说:你不累吗?我说:喜欢操姐姐、不累。燕姐转过身体亲吻着我说:饶过姐姐吧,姐姐的下面叫你昨晚给玩坏了,今天早晨隐隐约约的有些莎莎的痛,我担心的问燕姐:没事吧。姐姐笑笑回答:放心吧,没事的。和燕姐一起吃了早饭后双双一起去上班了。


  有一次,和单位几个同事晚上吃完饭,我开车送燕姐回家。夜晚的三环路没有什么车,我保持着60多公里的速度,燕姐趴在副驾驶给我口交。就这样一路开到了燕姐家的小区里面,找了个偏僻的地停下车。我手伸进衣服揉搓燕姐乳房,燕姐给我疯狂的口着。直到我高潮精液全部射燕姐的嘴里。然后燕姐躺在后座上再脱下一些裤子让我给她舔逼,我就把两手指头插入燕姐的阴道抽插,一边用舌头舔她的阴唇、阴蒂。燕姐就开始哼哼唧唧的呻吟,没一会就噢、噢、噢的大屁股扭着着高潮了。

  燕姐的娘家在京城东边买了一处楼房,我经常帮助燕姐去送一些的东西。每次去了后我都和燕姐在宽敞的大三居室酣畅淋漓的大干一场。头几次去的时候家具还没有到,我俩就在厨房、卫生间里面脱光了站立着一痛的干。后来就拿个垫子放在地上啪啪啪的干。空荡荡的房间回荡着燕姐啊、哦哦噢、啊纵情的呼唤。

  我和燕姐每次做爱都是安全期内射,非安全期带避孕套。但是还是发生意外怀孕,没办法带着燕姐去医院做了人工流产,又给姐姐买了好多的吃的东西后送她回家休息。燕姐在家请病假休息了两天才上班。为了燕姐姐的身体,我俩大概一个月都没有性交。只是有时候我俩在一起的时候,我控制不了了,燕姐就用她的小嘴给我口出来。满足一下我的欲望。

  从这次以后为了姐姐的身体,我俩在做爱的时候每次都用避孕套了。再也没有无套内射的痛快感觉了,为了增加燕姐的情趣和快感,,我经常买带刺的避孕套。当我每次用到带带刺的避孕套抽插燕姐湿漉漉的大骚逼时,燕姐都随着每一次的插入都哦、哦、哦的叫唤着说:慢点、慢点这个太刺激了。我就慢慢的抽插燕姐的阴道,看着带刺的避孕套在燕姐阴道里面来来回回,阴道内的分泌物随着避孕套上的刺刺,被抽出来黏糊糊的流在阴道口。

  我和燕姐的关系保持了大概3年左右吧,应该大概是98年。经常在一起吃吃喝喝一起玩的另外一个老同事,在集团公司有关系,当时集团公司正在招募人,就托关系帮助燕姐在集团公司找了工作。机会难得呀,当时燕姐还犹豫舍不得大家不想去,我们大家一致认为燕姐应该去。后来燕姐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现在的单位,去集团公司报到。


  燕姐到了集团公司以后,工作就开始繁忙了起来。单位距离家也比较远,慢慢的我俩见面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我俩的关系也就慢慢的疏远了。更多的是互相通个电话聊一聊,燕姐说的最多的就是后悔离开了我,距离远了工作也忙忙碌碌。我俩在一起的时间都没有了。

  这一年正好赶上我家的平房拆迁,家里人都去楼房居住了。为了多争取利益只有我一个人在平房坚持斗争。从夏天坚持到了冬天。我和燕姐的最后几次性交就是在未拆迁的平房里面发生的。下班后接上燕姐,在外边找个饭馆吃了晚饭,开车带着燕姐来到平房。胡同里面大部分街坊都已经搬迁走了,黑呼呼胡同没有人。进了屋里面蜂窝煤炉子已经熄灭了,凉飕飕的没有一丝丝暖意。打开电暖器,打开电视机,打开电褥子,插电饭煲一切能出来热气的都打开。等到电褥子把被窝温暖了一些,我和燕姐才脱光了衣服钻进被窝。寒冷的屋子不适合别的姿势,被窝里只有传统的姿势,相互的亲吻,乳房的揉搓,鸡吧硬了后带上避孕套的插入。燕姐在被窝中尽量的将大腿劈开一些,好叫我的鸡吧插入的更加深一些。因为害怕感冒着凉,被窝中啪啪啪的幅度不能大,鸡吧只有在燕姐阴道内小幅度的抽插。燕姐一边嗯嗯唧唧的呻吟一边不断的扭着屁股,一副感觉不过瘾的样子。十多分钟的抽插我一丝一毫的射意也没有,燕姐喘气急促的说,使劲呀、使劲的操我呀、使劲呀。我知道燕姐需要我使劲的抽插她,她才能感觉到过瘾。我也感觉在被窝里面伸展不开,起身我俩各自穿上秋衣秋裤。燕姐趴在床上只暴出大屁股,我站在地上按住了燕姐的大屁股,开始疯狂的抽插。压抑了好半天的燕姐开始了哦、啊、噢啊哦啊的嚎叫,我急忙回手把电视机的声音调到了最大,害怕街坊听见。燕姐的大屁股在电视机光亮中一闪一闪的扭着着,我的大鸡吧尽情的在阴道内疯狂的抽插着,燕姐忘情的哭爹喊娘的嚎叫着,啪啪啪几十下的疯狂抽插,压抑了许久的欲望伴随着精液一起射了出来。

  我和燕姐的关系,在这个冬天结束了。人走茶凉吧,距离把我俩分开了。各自的忙忙碌碌把我俩分开了。偶尔的电话里,更多是无奈,记忆中更多是一次次美好浪漫淫欲的回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