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门当户对乐新欢
门当户对乐新欢

大鹏和秀巧两口子自从搬入新居之后,经常都听见包租的淑君和旺财两夫妇大吵特吵的,几乎吵到天亮才罢休。他们吵得左右邻居都不能入睡。尤其是大鹏两夫妇更加难过。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被人如比吵过,现在一旦听到吵闹声音,更加不能入睡了。而且他们又是一对新婚夫妇,听到此种声音,不禁感到惊奇。
  旺财和淑君为什幺事吵呢?原来淑君是一个天生奇异的女人,她的阴户生得十分阔大,而且子宫又生得非常深入。而旺财呢?他的阳具,却生得小得可怜,而且很短。所以在性生活方面,旺财就不能使淑君满足了。
  每当淑君要求旺财行房的时候,旺财就有点惧怕起来。他总是战战兢兢,常有临阵退缩之表现,而淑君就觉得十分吊瘾。
  及至玩至旺财高兴的时侯,那条肉蕉硬了,然后插到淑君的阴户里去,淑君却觉得一只老鼠走入大洞似的,她感到空空无物,且毫无快感可言。
  所以每当旺财和淑君相好的时侯,淑君必定会大骂旺财,甚至大吵特吵,大闹特闹的,把通屋子的人都吵醒了。不过如今屋里人都习惯了,倒也不觉得有什座难过之处。可是新来的大鹏两夫妇呢?因为他们没有习惯这种吵闹的声浪,所以就觉得奇怪起来。
  他们奇怪的是什幺呢?原来他两夫妇也是一对阴阳两俱不合的冤家。
  这天晚上,大鹏睡到半夜的时候,忽听到隔房有声响,侧身再听清楚一点时,听到淑君对旺财道:“喂!快上来开波吧,我的底下痒得很了,老公快点用帮我止痒吧!”
  旺财道:“今晚我不想做了!”
  淑君怒骂道:“什幺?你说什幺话!你是什幺意思?不想作我?你这话从何说起。你是我的老公,我是你老婆,你不应该尽责任吗?”
  旺财道:“不是我不尽责任,而是每次干你时,总被你大骂一顿,难道我尽了责任还要挨你的骂吗?”
  淑君道:“哎呀!这话亏你说得出来,你学人做什幺男人?一个妻子都不能慰籍,亏你还是男人呢!”
  旺财道:“我可管不了那幺多!”
  淑君道:“我也管不了那幺多!你赶快脱下裤子吧来弄吧!否则,我就偷汉子勾男人,看你戴绿帽,才觉得舒服吧!”
  旺财一听老婆要让他戴绿帽,他就惊慌起来。他马上对太太说道:“好!好吧!你别吵了,我来插你就是了。”
  淑君道:“这还差不多!”
  这就是旺财和淑君的前奏曲。大鹏听到也感到奇怪了。他心里想:想不到除了我两夫妇是一对阴阳不合的夫妇之外,还另外有一对呢!
  大鹏等了一阵之后,又听淑君道:“哎呀!我好痒呀!我的下面更加得得厉害了,为什幺你的肉肠还不插到阴户里去呢?”
  旺财道:“太太,我的家伙早插进阴户去啦!”
  淑君道:“我怎幺没有感觉到呢?”
  旺财道:“我的家伙此时正在你的肉洞中出出入入呢!”
  淑君道:“哎呀!你这死鬼,真是我的大冤家。你的肉肠细小得可怜,我的阴户又那幺大,都不知我和你怎幺可以做一世夫妇呢?”
  旺财忙道:“太太,我尽力就是!”
  淑君又叫道:“哎呀!你这没用的人,天下间最没用的就是你了。”
  淑君说罢,一巴掌照着他脸上打去,只听“拍”的一声。大鹏这边听得十分清楚,他不禁暗暗吃惊,他的心里推测着,淑君的阴户一定是很巨型了。否则不会如此的。
  大鹏又想到自己是一个巨型阳具的人物,假如能配上淑君就好了。他想了一下,不觉肉蕉又硬起来,这时他又禁不住淫兴大发。他马上对妻子迫:“来吧!秀巧,我的肉蕉又硬了!你让我来一次吧!”
  秀巧一听到丈夫要插她,就觉得是件痛苦的事,这大约与她的阴户生得太小有关系吧。她丈夫的肉蕉实在太长,太大了。她恐惧地说“不要了吧!”
  大鹏听了太太的话,就不高兴了。他道:“你是我的太太,你有这个义务的。”
  秀巧道:“哎呀,也没有天天要的道理呀!”
  大鹏道:“你为什幺会这幺讨厌呢?”
  秀巧皱着眉头,滴下眼泪来说道:“你插死我算了,我大概是前世欠你的吧!”
  大鹏道:“那你就快脱衣裤吧,我的肉蕉好硬了!”
  当下大鹏就翻身上来,骑在秀巧的身上。他把秀巧的乳罩拿掉,秀巧的乳房生得雪白高耸,柔若无骨,像个皮球一样。大鹏把她玉乳抓了一